我有个丈夫,他是我父亲情人的儿子。他美丽,白皙,消瘦,脆弱。他不懂得爱人,依托着声色犬马纸醉金迷的日子,麻木自己将死的神经。 如同一朵糜烂艳生的花,朝生暮死的蝴蝶;靠着短暂的情欲摄取人间的温度,情欲过后,是更庞大的荒凉与虚无。然后整宿整宿的抽着烟,一个人坐在地上,蜷缩成一团,眺望窗外,望向不知名的远方。 他总是活得很颓唐。 在我看来,他很没用,可我仍需要他替我打破一个闭环。我照顾他,培养他,教他怎么用人,教他怎么利用手头上的资源达成自己的目的。 我利用他,调教他,我引导他为我动心,我将他玩弄于股掌之中。 我看着他一点点成长为我希望的样子,看着他一点点走入我为他设好的闭环。我看他歇斯底里,我看他痛不欲生…… 然后我扔了他。 后来,他想不开了。 后来,他黑化了。 故事开始于某一年春天,我被捅了一刀,流血时,我冲他笑。 我说:“萧欠,这次我是真的要放你走了。” 故事结尾于某一年春天,一个深夜里,蝴蝶弓着背,坐在地上用胳膊环着自己,对上我时,眼尾泛红,眼睛满是湿润。 他说: “我想活下去。罗缚,我想活下去。” “所以,请你,救救我。”花蝴蝶(男主):表面浪荡人尽可夫声色犬马,内心厌世消极糜烂颓废,自暴自弃脆弱且没有安全感的漂亮宝贝!!!(美丽废物,极度匮乏,内心空荡得要死,在女主面前有点怂,还会被女主瞧不起且教做人——完全为我xp而生)大小姐 / A皇(女主):极度自我,冷淡寡情上位者,各种给人下套,看似不入世实则暗地里搅弄风云。如同机械一样运作。
最新9章
百度推荐区域